<address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55tx5">

      <sub id="55tx5"></sub>
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
      <noframes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
    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
          首頁  >  文化歷史  >  文化觀察
          這兩首寫秋天的宋詞 寫出了別樣的秋思

          2022-08-12 來源:騰訊網文化

          前言

          詞,開始于南梁,形成于唐代,五代十國后開始興盛,至宋代達到頂峰。

          在唐代,民間的詞大都是反映愛情相思之類的題材,所以它在文人眼里是不登大雅之堂的,被視為詩余小令。

          到了北宋,詞的主流依然是沿襲晚唐五代,吟風弄月,注重詞的抒情性與音樂性,代表人物有二晏、張先等。

          與此同時,北宋還有另一些詞人,如蘇軾、柳永等,從詞風詞境入手,著意詞體的變革。其中便有范仲淹的《漁家傲》和王安石的《桂枝香》,大筆淋漓,墨濃意酣,詞調慷慨蒼涼,境界開闊悲壯,感情抑郁深沉,揭開了以蘇軾、辛棄疾為代表的豪放派詞作的序幕。

          這兩首詞都寫在秋天,他們筆下的秋究竟是如何開闊豁達呢?一起來讀一讀吧。

          范仲淹《漁家傲》:千嶂里,長煙落日孤城閉

          漁家傲

          宋·范仲淹

          塞下秋來風景異,衡陽雁去無留意。四面邊聲連角起。千嶂里,長煙落日孤城閉。

          濁酒一杯家萬里,燕然未勒歸無計。羌管悠悠霜滿地。人不寐,將軍白發征夫淚。

          宋康定元年(1040年)至慶歷三年(1043年)間,范仲淹任陜西經略副使兼延州知州。宋仁宗年間,范仲淹被朝廷派往西北前線,承擔起北宋西北邊疆防衛重任。這首詞便作于北宋與西夏戰爭對峙時期。

          此前,很少有人用詞來寫邊塞生活。唐代韋應物的《調笑》雖有"邊草無窮日暮"之句,但沒有展開,且缺少真實的生活基礎。所以,這首詞實際上是邊塞詞的首創,它對后來蘇軾、辛棄疾都有很大的影響。

          這首詞的美,便在于將一幅秋景圖,勾勒得蕩氣回腸,蒼茫壯闊。

          詞的上闋側重寫景。塞上秋天的風景別有一番滋味,大雁南歸,瀟灑而決絕,心里的思歸之情也隨之涌出。彼時,又聞四面表角聲起,面對著日落千嶂,長煙鎖山,孤城緊閉,故鄉的溫馨便更令人懷念了。"千嶂里,長煙落日孤城閉",此句寫得最成功,僅僅十個字便勾勒出一派壯闊蒼茫的邊塞黃昏景致。

          下闋既是抒情。一杯濁酒,空對長空,遙想千里之外的家國,更加令人感懷。戰事未平,功名未立,又何以談論歸家?因為思歸又不能歸以致于心情沉重,彷如杯中的濁酒,尋不到一片清明。正在這矛盾的心緒下,遠方羌笛悠悠,攪得征夫們難以入夢,不能不苦思著萬里之遙的家鄉,而家鄉的親人可能也在盼望白發人。"人不寐,將軍白發征夫淚",這十個字扣人心弦,寫出了深沉憂國愛國的復雜感情。

          每讀這首詞,都會有不同的感悟。這首詞首先給人的感覺是凄清、悲涼、壯闊、深沉,還有些傷感。而就在這悲涼、傷感中,有悲壯的英雄之豪氣在秋天的塞上回蕩著。景色是開闊的,情調是悲哀的,情感卻是豪放的,這樣的英雄氣概扣動著歷代千萬讀者的心扉。

          王安石《桂枝香》:彩舟云淡,星河鷺起,畫圖難足

          桂枝香

          宋·王安石

          登臨送目,正故國晚秋,天氣初肅。千里澄江似練,翠峰如簇。歸帆去棹殘陽里,背西風,酒旗斜矗。彩舟云淡,星河鷺起,畫圖難足。(歸帆 一作:征帆)

          念往昔,繁華競逐,嘆門外樓頭,悲恨相續。千古憑高對此,謾嗟榮辱。六朝舊事隨流水,但寒煙衰草凝綠。至今商女,時時猶唱,后庭遺曲。

          這是一首視野開闊、識度高遠的懷古名作。通過對六朝歷史教訓的認識,表達了王安石對北宋社會現實的不滿,透露出居安思危的憂患意識。此詞大約是王安石出知江寧府時所作。宋英宗治平四年(1067年),王安石第一次任江寧知府,寫有不少詠史吊古之作;宋神宗熙寧九年(1076年)之后王安石被罷相,第二次出知江寧府。這首詞當作于這兩個時段的其中之一。

          上片寫景登高望遠、睹物抒懷,瑟瑟秋風里,奔流而去的江河宛如一條白練,向遠方流去,兩岸的上岸簇擁。眼前,是一幅金陵的錦繡江山圖之圖,既有平面的鋪展,又有立體的呈現?!皻堦枴薄拔黠L”,點出時下是黃昏時節,故而才能有眼前的“澄江似練”?!熬破臁薄罢鞣笔前祵懺谇锶拯S昏里來來往往的行旅,人事匆匆,由純自然的活動景物寫到人的活動,畫面頓時生動起來?!安手墼频?,星河鷺起”是大手筆中的點睛之處。遠在天際的船罩上一層薄霧,水上的白鷺紛紛從銀河上驚起,不僅把整幅金陵秋景圖展現得活靈活現,而且進一步開拓觀察的視野——在廣漠的空間上,隨著征帆漸漸遠去,水天已融為一體,分不清哪里是水哪里是天,所以作者才會感慨:畫圖難足。

          下闋懷古抒情。憑吊古跡,追述往事,往昔的繁華,唯有樓外的一句嘆息,悲恨相續,六朝舊事隨著流水一樣消逝,如今除了眼前的一些衰颯的自然景象,更不能再見到什么。更可悲的是“至今商女,時時猶唱,后庭遺曲”,這里融入了作者深沉的感慨:不是商女忘記了亡國之恨,是統治者的醉生夢死,才使亡國的靡靡之音充斥在金陵的市井之上。

          此詞景物有實有虛,色彩有濃有淡,遠近交錯,虛實結合,濃淡相宜,構成一幅巧奪天工的金陵風景圖。其曠遠、清新的境界,雄健、壯闊的風格,是那些“小園香徑”“殘月落花”之作所無可比擬的。

          04

          結語

          秋天,是豐收的季節,是思念的季節,她帶著百轉千回的情結,在五彩斑斕的景色中,迎接著皚皚白雪。

          范仲淹筆下塞外的秋景,與王安石筆下的金陵晚秋,有悲思,有壯闊,它們有驚艷到你嗎?歡迎在評論區留言。
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責任編輯:朝艷
          欧美乱妇爆乳888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55tx5">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55tx5"></sub>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