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55tx5">

      <sub id="55tx5"></sub>
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
      <noframes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
    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
          首頁  >  凱風專區  >  海外之聲
          揭秘“統一教”:丑聞不斷的文鮮明家族

          作者:Yoonji Han 蘇姍 王強(編譯) · 2022-08-12 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

          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參加助選活動時遭到槍殺,事件背后的韓國邪教“統一教”引發世界各地媒體聚焦。美國“知情人”網站(Insider.com)自7月29日起連續發表韓裔記者韓延吉(Yoonji Han)撰寫的揭秘“統一教”信徒生活內幕文章。本文發表于7月30日,講述了“統一教”利用信徒的負罪感,通過“祖先解怨”“驅除邪靈”等手段騙取信徒金錢,曝光了“統一教”在要求信徒嚴守教義、歧視同性戀、壓抑信徒性意識的同時,文鮮明教主家族內部卻丑聞不斷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統一教”創始人文鮮明和妻子韓鶴子,兩人被信徒奉為“真父母”。原文配圖

          2012年文鮮明病亡后,脫離“統一教”的“第二代”(對出生于“統一教”家庭孩子的稱呼)人數不斷增加。截至2022年7月29日,在社交媒體臉書平臺上,一個由“第二代”創建的私人群組已聚集了960人。許多人在辨明“統一教”的虛偽,面臨該教價值觀與其迅速發展的自我意識沖突之后,做出了脫離他們生于斯長于斯社區的艱難決定。

          “雖然在一個精神價值觀多元化的社區中成長是有益的,但對金錢、性、養育子女和種族等級制度的殉道者精神,無疑留下了它們的印記?!边@個臉書群組的簡介欄寫道。

          尤里(Yuri,化名)是一位“第二代”,15歲時他的身份還是基督徒(譯注:“統一教”一直以來打著基督教旗號),21歲時以同性戀身份“出柜”。他將年少時的自己形容為一個“非常熱情的人”,具有叛逆性格,不但從那時起就開始質疑“統一教”,甚至在“統一教”內部創建了自己的青年團體,因為“不喜歡他們玩游戲的方式”。

          作為日本母親和美國父母結合生育的“神佑之子”,尤里覺得“統一教”壓榨日本信徒金錢的手段非常不公平。

          其中一種手段是昂貴的“祖先解怨儀式”(ancestor liberation ceremony)。按照文鮮明的教義,信徒們必須將自己的祖先從地獄中解救出來,并加入該教的“靈界”。

          文鮮明在1990年12月的一次布道中告訴信徒說,如果未舉行祖先解怨儀式,到了靈界,祖先就會掐住你的脖子罵道:“你這個笨蛋,為什么你明明知道并得到文牧師的幫助,卻不把我帶進‘統一教’?”

          舉行儀式是要花錢的,不同國別的信徒支付的費用不等。根據一份該教內部電子統計表,美國信徒只須支付700美元就能將前七代祖先護佑解救出來,但是日本信徒須支付70萬日元(約合5000美元)才行。

          “統一教”認為,日本必須為其對朝鮮犯下的罪行贖罪,由此產生了這種種族等級制度。文鮮明出生于日本占領朝鮮期間的1920年,當時朝鮮正處于日本殘酷壓迫時期,時至今日韓國老一代信徒中對日本的怨恨情緒仍然存在。根據文鮮明自傳《熱愛和平的世界公民》(As a Peace-Loving Global Citizen),他年輕時參加過朝鮮獨立運動時,曾遭受日本警方逮捕和毆打。

          自“統一教”成立以來,日本一直扮演著一種奇怪角色。文鮮明將日本指定為“夏娃國”,充當“亞當國”韓國的伙伴和臣民。文鮮明并沒有回避日本,反而在那里讀了大學,以便了解這個國家,最終目標是把日本納入自己的羽翼之下。

          文鮮明在自傳中寫道:“與其拒絕一切接觸,不如向日本傳送福音,使其成為雙邊關系的高級伙伴?!?

          許多像尤里這樣的“第二代”,卻從中看到了文鮮明這種邏輯所造成的惡劣影響。尤里表示:“他們這是在利用大家的負罪感?!?nbsp;  

          驅除“邪靈”

          剛讀完七年級時,尤里第一次參觀了清平宮(Cheongpyeong Palace),這座宏偉宮殿是“統一教”的圣地,位于首爾以東約一小時車程。他患有失眠癥,所在教堂的牧師告訴父母說,尤里需要去清平宮驅除折磨他的邪靈。

          清平宮也是信徒們向祖先解怨的地方,據“統一教”信徒傳聞,這座宮殿建造成本超過10億美元,其中部分來自信徒的解怨費和捐款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統一教”在韓國首爾修建的清平宮。(互聯網圖)   

          在那里,尤里遇到了據說負責侍奉文鮮明岳母神靈的清平宮主持金孝蘭(Hyo Nam Kim)。金是一個看起來很硬朗的女人,總是把頭發往后梳,在神殿遇到教友時盡量保持微笑。她總是穿著淡色的長袖襯衫和褲子,不戴首飾,不施粉黛。金孝蘭告訴尤里,需要把邪靈從他的身體里驅除出去。

          每天三次,尤里和數百名其他信徒們成排坐在一個大殿中舉行“安蘇”(Ansu)儀式——一種驅除邪靈的法事。舞臺上歌手和鼓手團隊用韓語演唱《榮耀的祝?!?,合著這個節拍,信徒們拍打著自己手臂、腿和背?!鞍蔡K”儀式領頭人大聲喊出不同的身體部位,其他人則會穿梭于人群中,敦促人們狠勁拍打自己。每次法事持續一個多小時,有時人們甚至拍出血來。

          尤里在清平宮做了60天法事,甚至沒趕上八年級開學第一周。那年晚些時候他又回到清平宮,以“確?!毙办`真正被從身體里驅除出去。   

          政治迫害

          對于尤里來說,清平宮是一個人生“轉折點”。他開始偷偷閱讀網上“統一教”前信徒所寫的文章,其中包括文鮮明一個兒子前妻所寫的書。她在書里回憶了前夫酗酒、嫖娼的惡劣行徑,并揭露文鮮明一家沉迷于通奸、毒品和人身暴力。

          “了解到這些情況后,我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安心留在這里?!庇壤镎f。

          尤里也開始努力解決自身與“統一教”日益增長的不匹配感。大約13歲時,他開始意識到自己是同性戀。但“統一教”堅決反對同性戀,認為這背離了他們“完美婚姻”的理念。文鮮明將同性戀者比作“骯臟的吃屎狗”,并在《遵照上帝旨意》(Purge on God's Orders)一文中說,“同性戀者會被消滅”。

          為了解決縈繞在自己腦海里的問題,2009年年末,尤里匿名在社交媒體Tumblr上開設了一個名為“你對你的‘文派’了解有多少”(How Well Do You Know Your Moon)的博客。他在網上發布的曝光內容傳到了“統一教”信徒耳里,他們指責該博客“邪惡”,并對尤里施行了報復行動,尤里將之稱為“政治迫害”。

          一名信徒揭發尤里,稱他冒充學生撰寫了一篇有關“統一教”的論文。和大多數“第一代”信徒一樣,尤里的父親為“統一教”工作,尤里被發現后,父親的薪水被削減了一半以上。

          “他們明確告知,父親薪水被削減是因為我?!庇壤镎f。父母很不高興,比起減薪,他們更不愿意所在社區對他們一家人產生不好印象。但在某種程度上,父母其實也理解尤里對“統一教”心存困惑和由此產生的挫敗感,特別是考慮到文鮮明家族時不時曝出的丑聞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20世紀70年代的文鮮明一家。原文配圖   

          撼動“統一教”的丑聞

          盡管如此,尤里仍然堅持在博客上發帖。對于開始質疑“統一教”的其他“第二代”來說,這個博客是個權威信息來源。

          2012年9月2日文鮮明病亡,這令正在“統一教”避暑勝地“朝霞營”(Camp Sunrise)的蘇金(Sujin,化名)非常震驚——文鮮明,這位所謂的“真父”、他們的領袖和新世界的“彌賽亞”,竟然會死亡!

          文鮮明之死在教會引發的“地震”余波未平,另一起丑聞又撕裂了“統一教”社區。文鮮明和韓鶴子這對“真父母”的親生二女兒文仁進(In Jin Moon,英文名Tatiana,在文鮮明的16名子女中排行第六),與“統一教”教堂樂隊主唱本·勞倫茲(Ben Lorentzen)傳出婚外情。而文仁進原本嫁給了文鮮明心腹樸普熙(Bo Hi Pak,“統一教”二號人物)之子樸進松(音,Jin Sung Park,英文名James)為妻?;橥馇槠毓夂?,文鮮明遺孀韓鶴子勒令女兒辭去“統一教”任職,并發表悔罪聲明。

          蘇金最先在尤里博客上看到了這起丑聞。她說:“我覺得自己被背叛了,就像被人扇了一記耳光?!?

          每個周日,蘇金和家人都會驅車前往“統一教”所屬的曼哈頓中心聆聽文仁進布道。這是一座位于紐約第34街的高樓,設有多個活動大廳。

          文仁進略帶英國口音,讓蘇金覺得她就是在跟自己說話,而文鮮明只會說韓語,蘇金必須佩戴耳塞聽翻譯。文仁進有著精心描繪的挑眉、束起的頭發,當著坐在臺上的丈夫和五個孩子之面,大講特講家庭、愛情和團結。當聽說了文仁進的婚外情后,蘇金對這種公然撒謊和虛偽嘴臉感到厭惡。

          “品行到底是有多糟糕才會對年輕人說謊?”蘇金質疑。

          2012年9月15日,“統一教”為文鮮明舉辦葬禮。原文配圖 

          性教育缺失

          對“統一教”虛偽面目的憤怒,進一步加劇了許多“第二代”青少年時期就萌生的質疑。蘇金當時正為自己日益增長的性意識苦苦掙扎,文仁進丑聞曝光后,她開始積極探索自我。她讀大學時失去了童貞,對方是一個下巴上留有痤瘡疤痕的男孩。

          事后,蘇金很是自責。她記得自己告訴他只能親吻,不想發生性關系。幾個月后她才意識到,“強奸”是形容非自愿性行為的詞,她認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就是如此。

          “統一教”未對年輕信徒進行性教育。在“圣婚祝?!敝?,性不應該成為信徒生活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  滿懷羞恥和內疚的蘇金向母親吐露了所發生的事情。母親卻告訴她,不能讓“統一教”任何人知道這件事:沒人會接納墮落之人。在“統一教”里,死甚至自殺也比這樣被玷污要好。蘇金的母親要求她每天21分鐘、連續40天頌讀文鮮明的經文進行悔改。

          “母親告訴我要假裝此事從未發生過,因為只要我悔改,上帝就會原諒我。但如果我一直處于恐慌和內疚之中,又怎能假裝此事從未發生過呢?”蘇金痛苦不堪。

          對外部世界的恐懼

          盡管存在上述疑慮,實際上對許多“第二代”來說,脫離“統一教”非??膳?。對外部世界的恐懼讓他們困囿于自己成長的社區中。

          “當你一直被告知這個世界上唯一能理解你的只有這個教會的人,即使你不再相信它,也會深感恐懼。你的認知里能理解你的只有這些人?!庇壤锝忉尩?。
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責任編輯:力楓
          欧美乱妇爆乳888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55tx5">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55tx5"></sub>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