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55tx5">

      <sub id="55tx5"></sub>
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
      <noframes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
    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
          首頁  >  凱風專區  >  曝光
          為“全能神”拋夫棄女19載 到頭來因病終被棄

          作者:謝靈翠(口述)蘭山(整理) · 2022-09-27 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

          漂亮端莊、賢惠善良的杜大姐如何變成了這等模樣?滿頭白發,兩眼發直,語言含糊不清,走起路來一瘸一拐······

          我叫謝靈翠,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區鳳凰鎮人,是杜大姐一個小區的鄰居。杜大姐,名杜秋霞,1965年9月出生,原籍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依蘭縣,1990年調到我們鎮的中心小學當教師,同年與我丈夫本家的哥哥——退伍軍人郭天海結婚。初見杜大姐,中等身材,瓜子臉,大眼睛,典型的美人胚子,既有東北姑娘的漂亮開朗,也有文化人的謙和禮貌。教學之余,洗衣服、做飯、打掃衛生······樣樣搶著干。街坊鄰居都說郭家能娶上這樣一個好媳婦,不知是哪輩子修來的福。我們兩家住同一條胡同,而且對門,很快就熟絡了。雖然我比杜大姐早一年結婚,但我倆是同齡人,杜大姐生日稍大,她9月,我11月。1993年,杜大姐的女兒嘉嘉出生,再后來,她調到了丈夫上班的單位——區物資局下屬的商業公司,又過了三年,因企業改制夫妻二人雙雙下崗。

          郭大哥很快被一家運輸公司聘為大貨車司機跑長途,杜大姐則一時沒找到合適的工作,只好待在家里。一開始,幾乎每天晚飯后她都到我家里來坐一會兒,交談中,不免流入出困惑和無奈。三十歲剛出頭,一下子沒了工作,碰到誰心里都不會太好受。我勸她,年輕有文化,口才又好,找份好工作是遲早的事。漸漸地,杜大姐到我家的次數越來越少,最后竟一連幾個月都見不到她的影子。我不止一次上門找過她,每回都是鐵將軍把門。從她婆婆的只言片語中得知,杜大姐學上了“什么閃電”,相信“老天爺和天上的神”,令我一頭霧水。

          再見到杜大姐已是一年后。1998年臨近春節,我們一家人正在吃晚飯,郭大哥急匆匆地趕來了:“你大姐回來了,你趕緊去勸勸她?!狈畔率种械酿z頭,我腳跟腳到了他家。一進門,沒等我開口,杜大姐先開了腔:“‘全能神’是宇宙之王,是當今世上真正的神,每個人都是‘全能神’創造的,都是神的子民,家里一人信‘全能神’可保全家人平安?!蔽乙话炎プ∷氖郑骸按蠼?,你這是怎么啦?哪有什么鬼呀、神的!”杜大姐表情冷漠:“不信神,就不要說神的壞話,不然,就會遭報應?!币荒甓鄷r間杜大姐的變化令我驚訝不已,我的聲音有些哽咽:“你就不想我們和你這個家嗎?”接下來她的話更是大大出乎我的預料:“為了完成神的旨意,我寧可不要這個家?!币煌砩?,無論我怎么勸說和哀求,杜大姐始終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,擺出一副誰要說“全能神”不好、不讓練“全能神”就同誰決戰到底的架勢。最后,我只好在郭大哥的唉聲嘆氣中含淚離開。

          為防止杜大姐外出不歸,郭大哥只好辭掉工作,待在家里與她形影不離,并打電話將她遠在黑龍江的三個哥哥兩個姐姐請來做勸說工作。和我一樣,幾天后幾個人也全都在搖頭嘆息中無功而返。

          大約兩個月后的一個深夜,趁丈夫和孩子睡著了,杜大姐留下寫有“為完成‘全能神’交給我的任務,我走了,不要找我”的字條,撇下丈夫和不滿五歲的女兒再次離家出走。從此,一晃十九年杳無音信。期間,公公、婆婆相繼在等待中離世,丈夫在女兒“媽媽去哪啦?”“我想媽媽!”的哭喊聲中度日如年。

          終于熬到女兒長大成人出嫁的那一天,正當郭大哥的生活漸漸趨于平靜,杜大姐在街坊鄰居心目中的印象變得遙遠模糊時,2017年春節過后的一個電話,再次讓杜大姐成為村里人談論的話題。電話是從河北省打到郭大哥家的,內容是杜大姐身患重病暫居河北邯鄲火車站派出所,家人要盡快前往接人。放下電話,郭大哥迅速通知女兒女婿和自己一同趕往河北。

          得知杜大姐被接回家的消息,我第一時間趕到了郭大哥家。要不是多位親朋好友在場,打死我都不相信眼前這位身體佝僂的“老年婦女”就是我日思夜想的杜大姐。我倆緊緊抱在一起失聲大哭。慢慢地,從杜大姐緩慢而又模糊不清的語言中,大致弄明白了她離家出走后這些年的遭遇。

          當初,杜大姐離開家的第二天就到了泰安。之后,先后在聊城、濰坊、青島等十多個市秘密從事“全能神”活動。由于當過教師,口才較好,文化程度相對較高,再加上受“全能神”影響太深,每件事情都百分之百投入和用心,杜大姐的能力和忠誠很快被認可,從“傳福音”做起,一步步升遷,直至山東牧區“打假組”負責人。整天沉湎于“全能神”事務,十九年中她竟沒回過一次家,哪怕就住在離家幾里路的鄰村,都未向家里打過一次電話。

          2017年春節剛過,杜大姐突然感到右腿莫名其妙地麻木,以前也出現過類似情況,過一會兒就會好,她就沒太在意。后來,感覺越來越嚴重,不但腿抬不起來,嘴也不聽使喚了。三天后,幾個人才把她送到醫院,檢查結果是腦血栓。在醫院里躺了五天后,一天夜間“全能神”組織那幾個人對她說要轉院治療,連夜帶她坐出租車離開。第二天一早,他們把她扔在了幾百里外的河北邯鄲火車站,杜大姐這才明白自己被拋棄了。杜大姐連比劃帶吆喝外加用手在地上寫,多次求救后好心乘客才明白怎么回事,幫她報了警。當地警方多方查詢,終于聯系到了郭大哥。了解真相后,女兒女婿趕緊帶杜大姐來到本地最好的醫院。檢查結果顯示,腦血管堵塞嚴重,已經錯過最佳治療時間,落得終身殘疾。

          一心癡迷“全能神”上面的杜大姐,最終還是被“全能神”徹底拋棄了!
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責任編輯:徐虎
          欧美乱妇爆乳888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55tx5">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55tx5"></sub>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listing id="55tx5"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5tx5"></form>